办法一经公布即引起全城热议

2020-06-21 02:20

不过吴学龙承认,处罚条款要落实执法太难,他认为处罚条款意在警示、引导,而非处罚,希望用这种方式来引导市民树立文明意识。关于人大代表所提执法主体不明的问题,他认为该条款的执法主体很明显是环卫部门,但一般由区、街道执法队代为执法,“到底是执法队巡查还是其他方式,具体操作方案还要好好研究”。

对于保洁员是否可以执法,环卫处袁宏伟科长直言没可能,因公厕保洁员大多为外包公司员工。

就此,深圳市城管局深圳市环境卫生管理处袁宏伟表示,该项规定沿用了《深圳经济特区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》,指的是故意不使用便器,而在便器外随地便溺的行为。对此,区和街道的执法部门看到后可以对其进行处罚。另外,处罚不是目的,只是希望起到警示和教育的作用,倡导大家文明如厕。

terence-chow-聪:素质教育跟上,自然就不用督促,你再怎么督促还是个别人的问题,跟控烟一样的道理。

荷塘月色之幽香:我觉得难以出现实际约束效果,还是开动脑筋另寻办法吧,比如完善设施,引导身体有疾病的人士使用座厕。

深圳市城管局环卫处主任吴学龙说,把处罚加入办法原本的考虑是“保证法律的完整性”,其实深圳市相关市容环卫条例已经规定有在便器外便溺“处罚50~200元”,《办法》只是效仿将处罚具体细化为“100元”,这样也方便群众看得明白。

《办法》中涉及“100元罚款”的条款,自发布后便广受争议,网民对如何执法以及执法依据产生质疑。

上周,办法一经公布即引起全城热议,在便器外便溺要罚100元的条款,被网友讥为“尿歪就罚款”。深圳市人大代表杨剑昌认为,处罚条款几为“一纸空文”,怎样监督执法、怎样在保护公民隐私的前提下取证,都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。此外,杨剑昌还认为执行处罚条款的执法主体不明。

我要发言:建议多搞一些文明的教育,说得多了,潜移默化地习惯就改变了。